乐山青年越野俱乐部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自驾 户外
查看: 1244|回复: 0

吴清源的盲点

[复制链接]

2895

主题

2万

帖子

148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481
QQ
发表于 2012-2-26 22:3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吴清源的盲点 、贰 (二次更新)
----吴,盲点与新经

八、三连星 (080107)
1930年1月,吴与秀哉对局,授三子局。毫无疑问,吴少年需要承担巨大的压力。“三子局要是输了,你就给我回国去!”濑越老师的确这样说过。吴后来在自传里面也纪录了当时的情况,到第三天吴才进入状况,此时竟然是情况不明。吴最后十分辛苦地赢了十一目,此时,吴已是正式的职业三段。
查秀哉后期的对局史,在1931年左右,秀哉确实让三子胜过一位初段和两位二段。在1925年2月,秀哉让三子与向井一男三段弈和过。说一段对秀哉先生不敬的话,晚期的秀哉像金字塔旁边的一头巨兽,他非常想吃唐僧肉,换言之,他也想不断攀登上历史的最高峰,他一直想能让两子赢下天下第二,想让两子赢下六段高手,想让三子赢下未来的天下第一。
不过,根据日本的旧制,吴与秀哉三子见面的机会并不多,事实上就仅此一回。这样的比赛,双方都在斗毅力。再说一句得罪人的话,这样的比赛就是进鬼门关,只有下过地狱的人,才能在天王殿里称天王。
本局是三子局,吴少年第20手弈出了三连星。自然,在先占三星的情况下布上三连星非常的容易。但是在日本是没有下三连星传统的,一般的人都会尽可能用一手棋去守角。事实上,这手棋当时可能并没有引起人们的特别注意,再加上对局时的特别气氛。如果此局输的话,濑越一门的名声肯定会受到非常负面的影响。
真正的三连星是三年以后的事。或许又过的几十年,人们才会注意到,吴少年在让三子局里就已经应用三连星了。
许多对后来有重大影响的举措,在当时不被理解,是历史进化的定式。


七、师门无极 (080106)
最终发现中国吴清源的是濑越宪作先生,这个被人称为具有政治才能的棋手。年轻到中年的时候,濑越的棋非常接近棋界的顶峰,由于旧制度的原因,他未能如愿。他说过,他从未输给过秀哉。不过他却两子与秀哉和过,这是旧制度的特点,与名人下棋没有执白棋的机会,却会出现被让两子的场面,考虑到名人打挂权的威力,不仅棋上不允许出现一点差池,心理方面也绝不允许出现剧烈的波动。加上秀哉在棋盘上确实如狼似虎,事实上,秀哉的棋并不比丈和的棋差到哪里去。
吴少年来到日本后,与先生下了一盘被让两子的指导棋,这是入师门的面试,没有下完。到日本一年多后,师徒二人在正式比赛上相遇了,濑越先生是七段,是让两子局。
吴少年第一步黑2下在星位。在今天这是极为普通的着手,而吴在《对局集》写道,黑2是趋向,难说优劣,占小目较普通。
在这个时代,星位尚属清晨的明星,光芒闪耀却只依稀可见。
白棋51没有先作一个交换,被黑跨断,越发难走,中盘就认输了。
濑越先生似乎已经过了巅峰期,后来对吴少年成绩一直不好,似乎没有赢过。
先生具有伟大的理想,要为日、中、朝(韩)各培养一位伟大的棋士,后来的确做到了,尤其是后来发现少年曹薰铉,那是三十年代后的三十多年的事了。李昌镐为曹先生门下,实际上为濑越一系的嫡传弟子,试想,濑越先生在三十年代后的七八十年之后,仍然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,他的伟大真是难以言说的。


六、苦手木谷实 (080105)
1930年3月,吴清源与木谷实在春季升段赛中相遇。此时的木谷已经升至五段,在日本, 五段以上的棋士属高段层次,除了秀哉高高在上,还有一些老帅和中坚棋手,论实力的话,木谷已经接近顶峰。或许是缺乏合适的对手,木谷似乎没有与其它中坚棋士进行血腥的十番棋。他未来的对手就是此时16岁的吴少年。
由于有两段之差,对局应当是长先。吴以三小目开局。
白的6下在右下的一间高挂,黑托,白8顶,最后双方下成了标准的小雪崩。对局者木谷说道,白8被视为变着,以前被认为无理,但最近好像又有所采用。
这个细节透露出重要的信息,雪崩定式在此前已经出现了,但是恐怕尚未有定论,与此相关的是高挂之着也是很年轻。如果雪崩定式尚且如此,27年后大雪崩出现内拐,也是属于吴的那个时代的。
这盘棋黑棋好像处处占先机, 白棋出现了一个长一尺的孤棋,黑89采用倒垂金莲,但到105时,局势并没有清晰。黑141攻击更靠近白棋势利,被白打入,且治孤成功。
对局者后来一起讨论了141手,稳健一点的话,结论也只是可能稍好一点。最后木谷赢了3目,木谷此时明显是强大的,吴对如何取胜木谷一点底都没有。这时的木谷不像后来十番棋那样处处算计着吴,而是信马由缰,想怎么下就怎么下。
研究木谷也是饶有兴致,因为木谷在三十年代至少是风骚十年,成为十年的界碑。现在可惜看不到木谷全集。
本文的对局贴在末页的贴图中。


五、二子和局 080104更新
到1929年11月,在吴最新下过的十盘棋理,吴输掉了三局,赢了五局,和了两局。最后的一局是输给增渊辰子,她后来是坂田的老师。这一局可能是个非正式比赛,增辰二段执黑。在吴的这十局里,吴有九局执黑,不过对手多是强手。
在这十盘里面,吴对其中一个对手下了三局。他就是林有太郎六段。
按日本旧制,六段与三段差三个级别,对局三局里有两局让先,一局让两子。吴第一局执黑赢了,第二局出现了和局,第三局就变成了两子。第二局本来有机会一目胜,不意变成了和局,第三局也有可能一目胜,可恶的运气,又变成了和局。
本局执黑的吴总体上比较慎重,不过按照吴的自战反省,不满意之处总有三五处,最后涉及到两个单关劫,争劫就有胜局的机会,可惜吴少年看错了。
按照日本棋界的旧制,由于段位差的存在,让子局是不可避免的。到日本后吴可能下了接近10局的让子棋,吴无一败局,唯一的就是对林有太郎出现了和局。或许在日本因传统的关系让子棋很多,让子的和棋算不上大新闻。可是从今天的角度来看,在吴少年旺盛的青春期,让两子弈和未来的泰斗,林有先生也可说是无限的风光吧。
笔者在大陆最早见到林有先生的名字,是吴全集中《星定式与对局》,吴少年三段升四段局,对手恰好是林有。这里可能是历史的巧合,不过,今天解读起来,吴少年对林有先生一定铭记在心吧。不过,在后来历史中,林有已不成对手,吴升九段的考试对局林有也参加了,十个人居然只有一个人胜、一人和,辉煌只能追溯至二十年前了。


四、模仿棋 080103更新
1929年6月,吴第一次与木谷实对局。
此时的木谷20岁,四段,他大吴5岁,可这时的木谷已是日本棋界如日中天的人物,当时以秀哉为代表的日本棋院与以雁金为代表的棋正社对抗,木谷继秀哉之后出马,竟然将雁金、高部、小野等三名主将每人击败三回,听到木谷的名字,棋手都会发抖的。
这是“吴少年出世棋第七局”,吴执黑,显然,吴在赛前有比较大的压力。两天前,吴对来访的桥本讲了模仿棋的战略,桥本连声叫好。
比赛时,当吴第一手打在天元,然后开始模仿,木谷真的开始惊慌失措了,后来多次请出主办方的责任记者,抱怨比赛无法进行下去,但由于吴并无违反规则,木谷被劝说继续对局。
这盘棋吴最终输了三目。棋局是模仿到63时,白64打在靠近天元的位置,黑开始变局,但后来白出了好手,黑很难应付,无奈败北。
这一局,木谷对吴的模仿棋战法是盲点,而吴,对木谷的好手则无法想象。
四、一、模仿棋再研究
这是一局非常有名的棋。说它有名,对局者都大名鼎鼎,这是一方面,第二个亮点,就是吴在日本开了模仿棋的先河。
在中国,由于有座子棋的因素,通常不宜出现模仿棋,再者,模仿棋相对不易出现大的对杀局面,嗜好赌棋的群体也不喜欢这一战法。而在日本,由于特定传统的因素,秀策流占了主流,加上不贴目的因素,黑棋总是有机会抗衡同水平的对手的。
似乎,在日本围棋史此前的时间里,没有在重大场合出现过模仿棋。在吴清源之后,著名的模仿棋专家是藤泽库之助。
近年来,模仿棋似乎销声匿迹了。七八十年代坂田与加藤有一局模仿棋,由三连星,变成了九连星,前面两个人在角上都看差了一个重要变化,而由藤泽朋斋所发现,后面两个人的对杀又是波及大半盘,三四块棋大绞杀。令人怀念的一局。
平心而论,模仿棋并一定保证棋手取胜,但会给对手造成很大的压力。吴平生好像只走了一回,其实,吴三元星辰也只走过一回。不过,我们总是可以说,模仿棋作为一种战略手段,是有存在的价值的。
吴写道:“第一手打在天元上,然后模拟下去的战术,必然逼得对手在中央挑起战火来,因此,于此时抓住战机,充分发挥天元一子的作用……”。
在大贴目的时代,模仿棋已经无人模仿。或许,从技术上来讲,天元一子究竟能有几目,确实无法定论。不过,按照笔者的观点,模仿棋是一个远未被研究过的领域,它未必会使棋局明显领先,但却会随对手的演进而变化无穷。孙子兵法有言,以正合,以棋胜。作为奇招,它的意义是实存的。也许,作为职业棋手,一生中在一次重大的比赛中下一次模仿棋,也算是人生的一个惊叹号吧。


三、黑棋最初的败局 080102(更新)
1929年三月,时事新报主办“吴少年出世局”。
棋道主办的“越箭对吴才”也开锣了,尤其是后者,像是一个非常古典的名字,同时其中的双关也是意味深长。可惜这个名称具体出于何人之手,难考。
吴对桥本宇太郎,吴执黑。
此前两人已经有过两次对局的经验,在中国,对吴的考试棋,吴全胜。这次是正式比赛,或许气氛上有所不同。在考试棋中,桥本似乎并未将胜负作为使命,相反倒是潇洒飘逸,像仙人指归,看一看吴少年到底如何应对。
这次正式比赛,双方都比较谨慎。
右下角出现了一间低挂(吴)、一间低夹的局面。吴向夹的一子靠,长,白扳、顶,黑飞压。如果按定式走的话,极易出现大鬼头。不意白棋没有直接活动小目一子,却于一间低挂下一路扳了一手。秀哉评价,白14、16让黑感到迷惑。
黑始终厚实地行棋,秀哉评价,黑错过了54的着点。后来白下出了50,很好地控制了局面。到76,虽然吴本人没有评价,但白棋很顺畅是不争的事实。
白2在左上是个高目,黑有子从右侧逼过来,88尖顶,90飞守角。通常90一间跳守角普通,现在飞,大了一路,也更空虚。打入,还是右边缓攻? 打入或许会产生全局的决胜点,波及面也大。黑选择稳健地攻。不意白转手就左上扳粘,右边慢慢推进。
后来白棋计算非常准确,孤棋都连通了。最后,白棋6目胜。在当时,这也应当算是输得比较多的了。
按秀哉的评价,54位与左上打入,是吴本局的盲点。这两个点都和全局形势的掌握有关,这不完全是视而不见的问题,而应当是涉及全面考量的问题。或许吴少年刚到日本,采取了比较稳健的原则吧。
三、一、 其他花絮
到第十局的时候,吴又执黑输了,对方是六段长者,小野田千代太郎,吴输一目。总结一下,十局里面吴少年赢了七局,初步证明了这一中国少年棋手的实力。不过许多因素应当考虑进去,十局中,吴有九局执黑,包括一盘二子局。在这十局里面,未来的敌手中,只有桥本露面了,后面的木谷正在磨刀。秀哉属于大前辈,总体说来不是争天下,而是交出天下的人。至于坂田一代,此时大概只有8 岁左右,可能才刚学棋吧。
对桥本的前一局,也是3月份,吴执黑对小岛春一,101手,黑下出了二路托。吴对局集未对此评价。它作为妙手是没有疑问的。或许“越箭对吴才”这样的比赛已经被人淡忘了,否则,这样的着手肯定会被媒体大作文章的。







二、最初的败局
吴到日本以后,相对比较顺利,其老师对之爱护有加,后来还在自己的屋产内为吴家建了一栋小别墅,非常宽敞。
来日后,吴连续赢了四场,而第五场,他遭遇到来日后的第一场败绩。对手是前田陈尔四段。在几个月前的前场比赛里,吴执黑,也是对前田,吴一目胜。本局前田四段执黑。时间是1929年1至2月。
考虑黑棋先行之利,黑非常厚实地行棋。也许,在此时人们尚没有贴目的意识,文章中称无贴目可能也不太妥当,称先行之利更中肯。白棋则想方设法加快速度,其中白4 二间高挂,而黑则用了三手棋,即小目、飞、夹,后来当白26在右下角一间高挂的时候,黑一间低夹,却顽强地围起了大模样,其中黑45、49都是富于才气的着手。
后来双方的战斗非常激烈,白最终在黑大模样内打入,白78,二路托,有趣。但后面出现转换,黑始终没有出现大的纰漏,最后,黑三目胜。
本局双方都有一些可加评语之处,不过也是当时两人真实水平的反映。吴后来评价说某棋如果怎样,后果难料,但终归没有弈出。前田大吴7岁,22岁左右,此时正处于上升期,他在某报社的比赛中势如破竹。吴也处于上升期,不过与秀哉下世纪局是四年后的事,此时吴在日本,仍处于总体的适应过程吧。
前田在日本棋界常处于中上水平,他拿头衔的事似乎没有听闻过,他出名的事有两宗,第一是他的死活题非常特别,第二,吴对秀哉世纪局162的鬼手据说与他有关,1933年他26岁。其实,他还有一个故事,后来吴升九段的考试对局中他执白对吴,下出了小雪崩的套路,吴中招,后来吴虽然赢了,着实出了一身冷汗,----要升九段的人执黑输给下手,面子上不好看。
人算不如天算!
胜败乃兵家常事!
这事怎么讲都是故事,不过,就此局来说,或许、或者终归有一天,吴需要思考一个深刻的问题,到此时为止他赢的几局都是执黑棋,而执白棋的第一局就输了,那如何执白胜呢?
在研究本局时笔者注意到另外一个问题,本局出现了一个一间高挂,在十九世纪,一间高挂的棋似乎很少见到,这步棋倒不是吴的创造,具体待考,但一间高挂的更多应用可能是在二十世纪,既开辟了更多的变化园地,同时,布局重势,速度也加快了。此外,一间高挂,使后来的定式如潮涌,许多人为此留名,而吴则是其中佼佼者。




吴清源的盲点 、贰 (不断更新)

----吴,盲点与新经
第二部分
与以往吴先生的围棋研究或记录不同,本文研究了吴师的另一面,即失误的着点。有许多对局未必为读者熟悉,只有通读了其对局全集的除外。自然,文中也会讨论吴的许多妙着。本文根基于对吴先生全集的研究,可以说对先生围棋一生的回顾与概览。吴先生在日本早年的败局、盲点,或许就是日后百炼成钢的冶炼重锤。
有些棋友热衷于评价历史上哪些名人的棋艺最高,这不过像是尝试评价名山大川那样,云雾愈浓愈奇妙。棋谱就是高山深川,研究棋谱就是游历奇山异水。
唐人有文,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吴先生的棋是山也高,众仙抚琴,水亦深,群龙战枰。笔者在此不过是书画一幅山水写虚,读者是画中贤,还是枰外仙,是画外人,是枰中天,概入自然流吧。

第四章
一、吴对秀哉两子局
1928年12月,吴来到日本后进行的测验局,第一局吴对筱原正美四段,执黑,吴顺利获胜,对秀哉是第二局,两子局。秀哉在二十年代后期,让先的对局已经大为减少,多是进行让子的指导棋。不过对下手来说,这种棋非常的难下,必然要承担巨大的精神压力,总的来说,秀哉后期让子棋的胜率也在三成左右,从秀哉全集来看,后来的大家木谷、桥本和吴似乎没有输过,其他许多当时的年轻职业棋手都翻过船。而在场外,吴的家人都在担心失败可能会给生计带来不利的影响。

秀哉以无忧角、拆三开局,先占一角。秀哉对这种战术很熟络,大体上是先取地,以后再破空腾挪。吴在右上让白点角,然后压长,非常的厚实,白23在黑势力圈打入,27在黑另一侧挂角,逐渐进入中盘。白37靠出,这手棋似乎是一手非常规的棋,非常的凶悍。经过十手的交战,黑46挖,大概是可吃掉白的两要子,并将白方分断。然而,白下出了47刺的妙着,黑立时感到应手穷。
吴后来在其《对局集》中写道,如果黑如果在26位上一路长的话,白应手穷。结果形成转换,白的局势缓解了很多。吴后来没有分析白37,不过总给人有些骗着的印象。但事实上,白47是吴的盲点。
吴后来非常厚重地行棋,而白则弃取自如。白119时又布下罗网,不过吴都巧妙回避了。吴少年本局虽然并未弈出妙手,但能够顺利胜出。本局4目胜,吴晚年的《自选百局》则承认,收官不细,否则可赢10目,但这一胜局化解了定段的分歧。吴再胜一四段后被定为3段,相当于现在的5段吧。
这一局因是两子局,现代棋手大概对其留意的不多,其实在当时可能被视为十分重要的比赛。吴回忆说,比赛时木谷等众多棋手都守在棋院,一点都没有怠慢意思。笔者体会,或许木谷已经意识到,自己未来的苦手已经登场了。也许事实真的是这样,否则,昭和的最伟大棋士,应当是木谷才对吧。
本局至少是两子局里的名局。
071230
青年越野俱乐部价值观:把客户变成朋友!愿景:为朋友们的生命锦上添花。使命:为企业培养一流的团队,为个人提供精彩的生活。加我吧:184156849请访问我的博客:大师的博客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乐山青年越野俱乐部 ( 蜀ICP备08105606号

GMT+8, 2019-1-21 05:27 , Processed in 1.082073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Lsyoung.com

© 2001-201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海外潮流发型网 黄山互动新闻平台 中华财经分析快讯网 多元化原创设计学院 IT多产业研究院 网络堵球 葡京堵场 现金网排名 大发888真人 澳门新金沙 堵博网开户 亚洲娱乐论坛 w88优德下载网址 幸运28 ag捕鱼平台 金多宝电子游艺 足球滚盘 电子游戏老虎机 银河堵城 体球